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自由创作者,芥川绫小路。
本站一切作品均禁止他人转载,也不会开放任何授权,请见谅。
本体生活于自我创造出的超于现实的真实世界中。
废人,孤独,妄想破坏症。
绫辻行人失败模仿犯,京极信徒失格
目前状态:从一至零原点回归。
头像by九太。是约稿请勿擅用。
背景图为自摄

透镜碎片

*是透镜!
*是咕哒君。
*胡闹。


*前提*
侦探不能用超自然的或怪异的侦探方法。

-.
十九世纪的伦敦或者说第四特异点,戴着白色围巾的少女正在房屋间穿梭。帽子和外套遮盖住了她不像常人的一部分。上次来到第四特异点的时候借助梅林的道具做成做了耳机一样的通信设备现在就派上了用场,同样做成的还有一个写字板,以安徒生的pad为原型做的记录装置,现在藏在弗兰肯斯坦的大衣内侧口袋里。
「Miss弗兰肯斯坦,你那边有情况吗。」
“呜嗯”
「那么现在就已经排除了三个地点了。」
“嗯嗯。”
「辛苦你了。」
弗兰摇了摇头,发出了否定的声音。
通讯设备的另一头是在作为第四特异点的据点的屋子里坐着的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摊着的是最近一周的所有报纸。精准的灵子转移让他们可以完美的定位至上一次转移的一周之后,并且他们存在于这间屋子所留下的痕迹也并没有消失。
正所谓阵地做成,而且是在上一次有梅林的帮助下更加强力的双重阵地做成,现在这间房子,或者说这间房子的二楼,已经完全属于夏洛克弗兰肯斯坦和莫德雷德三人了。因为是私自灵子转移所以没有support也没有许可因此没办法进入平时隐藏起来的特异点碎片也就是free本,不过这次他们也并非为了free本而来。
果然,被传送过来之后,再次检查传送阵时,发现无法返回了。
「哎,哎?我的操作应该,那个,没有失误啊,为什么?其他的去刷free本和训练场的大家情况如何?」
共犯——私自帮助他们操作灵子转移的玛修有些手足无措。
福尔摩斯吸了一口烟,“这些都在预料范围之内。接下来我要切断通讯,在我恢复通讯之前,你按照我之前说的,不要说出我的名字,不要离开控制室,一步都不可以离开,知道了吗。”
「是,是的,先生。」
通讯中断。
接下来——
福尔摩斯把烟斗换到左手,是工作的时间了。

-.
莫德雷德一身男装,把金发梳成低矮的小辫子,看上去就是个轻浮富有幻想的年轻绅士。上次离开之前福尔摩斯订了伦敦的几乎所有报纸,向原本拥有这个二楼的房东下了心理暗示,让他帮助「去旅行的房客夏洛克先生和他的朋友以及朋友的妹妹」收着这些。感谢梅林,所有的准备工作都万无一失滴水不漏十分顺利。福尔摩斯用一个上午把所有材料整理好,挑选出有意义——有事件的部分,让弗兰去现场寻找有没有特殊的气息——如果是有来自迦勒底的干涉那么一定会留下魔术的痕迹,或者是对一群人或一个人的心理暗示或者是新鲜作成的阵地,再或者更加直白一点,从者的出现。而莫德雷德则是用这个下午充分的融入十九世纪的空气,她潜入酒馆和小伙子们闹在一起,从中寻找一些不经意的与时间脱节的信息。而福尔摩斯本人则是细细研究筛选所有的广告,文章,再加上询问房东和旁边咖啡馆的人,彻底明白这个世界的伦敦在普通人的眼中究竟是什么样的。

-.
「啊!啊啊!」
弗兰肯发来了联络。
“辛苦了,Miss弗兰肯斯坦,记录在pad上就回来吧。”
「嗯!」
定位地点是,海德公园。
是撕书页的地方,上周三有一个流浪汉汤姆在海德公园被干脆利落的从后面开枪致死。此人死前面部惊恐,仿佛是见到了魔鬼一样的样子。弗兰低下头去触摸距离现场最近的长椅的破损,感觉到了魔力残留的气息。是魔术弹吗?不是,报道上清楚的写清了现场发现了左轮手枪的子弹,并且确定是致死工具。但是为何会有魔力残留,而且是崭新的,与十九世纪格格不入的魔力。
“看来就是海德公园了,与free本在同一坐标吗,free本的正面,真是够恶趣味的。”
死者是T开头,汤姆,找到当时的报道,果不其然没有抓到凶手。不过仅仅是流浪汉的尸体而已,也只占了当天报纸的很小一部分版面。
“那么。”莫德雷德凑过来也看着报纸,“「死因是从后面被左轮手枪贯穿」,这么厉害的吗,「左轮手枪的子弹在尸体右方长椅后的草丛里找到,凶手依然逍遥法外……」使用手枪的凶手吗,难道说是Archer,那么archer的范围……”
“思维定式。”福尔摩斯打断了她,“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从者,但并非一定是Archer。手枪在这个时代是很常见的防身用品,那边的抽屉里也有一把。而正相反的,可以肯定的是另一个人一定与魔术有关。”
“停停停,另一个人?”
“是的另一个人。”福尔摩斯在扶手椅上换了个姿势,“死者死亡之时面部扭曲,「如同见到了地狱一般的景象」,说明他属于极度惊恐的状态。死者是被从后面开枪,说明他见到的并非开枪杀死他的。子弹贯穿了人体,但却在长椅后的草丛中找到,而尸体是直接倒下去的与长椅平行,Miss弗兰肯斯坦带回的照片,这里,长椅上有不可忽视的弹痕,且带有魔力残留。一切这些都表明,凶手开枪后子弹贯穿了死者却还具有巨大的能量,然而站在死者正前方的第三人却没有被一同击中,反而是创造了「什么」将子弹弹了出去,穿过旁边的长椅落在草地上。如此巨大能量的子弹是不合理的,除非是——”
“宝具。”莫德雷德接上,“而能创造出反弹这种能量的「什么」的人大多是魔术师或者Caster。这样的话魔力残留也说得通了。”
“现在如果可以见到那颗子弹说不定就可以确定究竟是哪位从者了。”福尔摩斯搓着手,“莫德雷德,你去接触附近负责海德公园地区的警察小伙子,周六一定有人在下班后去打牌喝啤酒,你酒量可以吧。”
“包在我身上!”
“Miss弗兰肯斯坦就不要晚上出去了,女孩子独自一人在夜晚的贫民窟走路是很引人注目的。”
“嗯!”
“那你呢?”
莫德雷德对着镜子整理领结,从镜子里看着站起身的福尔摩斯。
“我也去调查一下。”
侦探先生露出了标志性的调皮笑容

-.
莫德雷德从牌馆里出来的时候打了个嗝,这太不绅士了,但是从乌烟瘴气里逃出来换口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单手撑在墙上,露出笑容。
帮着出了两次老千,让刚认识的老哥赢了几把小钱,报酬是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的情报,很普通愉快的交易。就是牌馆烟味太重了,小莫德雷德以不胜酒力为由硬生生挤了出来,在距离牌馆一条街的巷子里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位先生,先生?”
“啊?”
莫德雷德转头看过去,是一个乞丐,驼着背,戴着一顶脏的不忍直视的破毡帽。
“先生,行行好,给一个硬币吧。我会唱歌,伦敦大桥倒下来,倒下来……”
“行了行了别唱了!”莫德雷德摸了摸兜,扔了一个便士下去,“走吧。”
“嗯,看起来心情不错,问得怎么样了?”
“什么怎…啊哇哇哇哇夏夏夏夏洛克福……”
“小声点。”
福尔摩斯从脸上撕下假胡子扯下帽子,狠狠的舒展了一下身体,说着哎呀太久没变装了有点不习惯了。
“等等,刚才那个叫花子,是你?”
“我的变装很完美吧。”
“输了输了,也可能是我刚才喝的有点多,牌馆乌烟瘴气的不太舒服。”
“情报没有随着酒一起喝下去吧。”
“没有!我跟你说啊………”
——那颗子弹,是最常见的左轮手枪子弹,但是颜色,是紫黑色的。
二人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弗兰正在打盹,她惊醒之后站起来去泡热茶,莫德雷德对她露出了感谢的微笑。
“我化妆成乞丐混进他们之中,”福尔摩斯喝了一口茶,说,“打听到这个汤姆平时行为不端,是个小偷,他藏匿赃物的地方就是桥下。这件事几乎是贫民窟世人皆知的事了,但是碍于这个大块头的拳头没人敢出声。并且得知在我之前,也就是上周三的清晨,还有两个人也打听过这个恶棍的下落。”
「那些人自称是私家侦探,来除掉这个恶霸的。是一个戴领针的笑容满面的老头子和一个一身黑衣的有着紫黑色长发愁眉苦脸的中年绅士,这样的两个人。」

-.
莫德雷德和弗兰站在了桥下。
“啊,探测到了。”
在河里,有明显的魔力反应。用pad里的软体测出那是一个铁壶的形状,应该说怎么看都是一个铁壶的轮廓,但性质却完全不是,甚至达到了宝具的等级的魔力反应。
“找到了吗!”
福尔摩斯站在桥上喊。
“找——到——了——”
莫德雷德拉长了声回答。二人从桥底绕出来,把所记录的东西给福尔摩斯看。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侦探点点头,“我询问了桥面值早班的清洁工,他们说在周三清晨确实听见了水中有不同寻常的一声巨响,还伴随着大到可怕的水花。”

-.
老年人与中年人两个人,或者说从者。他们从贫民窟打听到桥下的死者的据点所以找来。其中一人改变了随手抓到的铁壶的性质扔进河里以威慑死者,这也就是为何桥上的清洁工会听见那一声巨响。死者因此在夜间听话的来到了海德公园,年老的那一位给他展现了「地狱一般的景象」,年轻的一位则以手枪为宝具杀死了他。宝具化的子弹被老者的「无敌」弹开,擦过椅子落在地上。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全貌。
——以普通的左轮手枪为宝具
——紫黑色的子弹
——被改变了性质的铁壶
——紫黑色长发的中年人。
“狂阶的兰斯洛特!”
正是。
“既然这次和上次应当是同一个幕后黑手那么,知道上一次我们去的哪儿怎么组队的caster并且还带有无敌技能的…并非站在我们一方的梅林的caster…”
——莎士比亚。
——带领针的老者。
从书房里突然涌出魔力反应,是传送阵可以重新打开的信号。
“看来是通关成功了呢。”福尔摩斯小声嘟囔着。
“什么?什么通关?”
“莫德雷德,你立刻联系迦勒底,我们现在就回去!”
“要回去了吗!走咯!”
莫德雷德从沙发上弹起来,冲进了屋。

*??*
——结束了。
——啊,结束了。
——这种难度不行的啊。
——这种难度果然是不行的啊。


—————End?

写推理真tm开心(。
给老兰递锅(兰:…

评论(1)
热度(26)

© 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