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自由创作者,芥川绫小路。
本站一切作品均禁止他人转载,也不会开放任何授权,请见谅。
本体生活于自我创造出的超于现实的真实世界中。
废人,孤独,妄想破坏症。
绫辻行人失败模仿犯,京极信徒失格
目前状态:从一至零原点回归。
头像by九太。是约稿请勿擅用。
背景图为自摄

透镜被打碎了



*是透镜!
*是咕哒君。
*胡闹。



*前提*
罪犯必须是故事开始时出现过的人,但不得是读者可以追踪其思想的人。


起。
伦敦正在下雨,做为据点的屋子里炉火烧得正旺。弗兰肯斯坦烧了一壶茶,倒了三杯,一杯给夏天的莫德雷德,一杯给神圣的梅林,另一杯只是放在桌子上,正对着扶手椅上的侦探。
气氛有些僵。
“书页,还差,多少?”
“一位数。”梅林捧着茶杯缩在毛毯里伸出一根手指,“哎真冷啊,好久没有这么冷了,莫德雷德也过来暖和一下?”
“不要。”莫德雷德站在书柜旁边,翻着里面的小说,这钟冰冷的下雨天让她心情很不好。
人造人小姑娘左顾右盼,又坐在窗台上向着雾都的街景看去。还有三十分钟入夜,街上正是幽暗之时,雨雾弥漫,能见度很低。
说好的莎士比亚也跟着过来结果他罢工,只能临时去借了隔壁的梅林。梅林倒是早就习惯了这种事,大略问了一下加班时常报酬之类的就进入了传送阵。中途御主连脸都没露过,据说是还有其他状况要处理,普通的free本就让大家组好队自己去了。侦探先生是来见习的,在一个缺少后勤辅助的伽勒底,就算是新人也要被迫上阵。
“所以吾辈要罢工啊!Master哟你对我们家里蹲系的caster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莎士比亚是这么说的,并且把自己锁进了书房,安徒生强行踹开门进去,也一起锁在了里面。莫扎特没赶上这波,被两个兰斯洛特拉走了打训练场了。
“我们被困住了。”
侦探突然开口。
老爷钟的秒针走动了一秒。
“是的~”
梅林从把杯子从毯子里伸出来。
“我们被困住了!啊弗兰再来一杯茶,3Q!”

承。
开什么玩笑啊!
莫德雷德一脚踹上窗台准备从窗口跳下去,然而窗外是十九世纪伦敦——或者说第四特异点——标志性的浓雾。她再次关上窗户厌恶的嫌弃着大气污染,梅林找茬一样的摆摆手不是这个意思,是传送阵,回不去迦勒底了。
“就算现在重新开始刷free本,刷完了也不能回到迦勒底,而且到底来说禁断之页这东西虽然紧缺但是一下子刷三位数的出来这不现实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嘛不过书页是很重要的东西先刷了一部分也是很必要的就是了。梅林补充。
“现在。”夏洛克·福尔摩斯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找着这个据点藏着的烟丝一边说,“迦勒底有一种力量正在谋划着什么,阴谋已经产生,但是如果想要真正观测到它的全貌就必须亲自启动它——谢谢。”
侦探先生接过弗兰递来的烟丝,塞进烟斗里,点燃吸了一口。梅林还裹着毯子,但是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踮着脚尖去往茶杯里加糖。
“开什么玩笑啊梅林你知道是谁干的吧直接揪出来问一顿就好……我去你这个奶茶也太甜了吧?!”
“Rider啊首先我是梅林(support),而且这个事情不是很有趣吗?”以及你抢我奶茶干什么。
“有趣个球。”
莫德雷德向后一靠一屁股坐在靠窗户的扶手椅上。看着梅林依然保持着裹紧毯子的状态从茶几平移到火炉边的沙发,蹭的蹲了上去,团成一个猥琐的六角恐龙一脸幸福的烤着火。
哎呀哎呀老年人要休息一下了连续加班受不了啊,你们研究完了记得叫我一声,我先睡一会儿。
“喂!”
再踹这个六角恐龙他也没反应了,弗兰肯拽着莫德雷德示意她侦探先生要出门了。白衣的人造人手里拿着一件厚风衣,递给她。
“为什么我也要去啊,让他一个人去调查不就好了。”
“呃………”
“我觉得这和我没关系,我现在很不爽。”
“………呃。”
“需要伟大的骑士的帮助?那个侦探真是这么说的?”
“嗯嗯。”
“正好啊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弄了这么一出事儿,弗兰,走了!”
“哎!”
“啊啊知道啦,我把外套穿上就是了!”
“嗯!”

转。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可以w
——我觉得你们两个不应该在这里摸鱼!
——我觉得emmmmm…
——我我我觉得smdrr必须辞职!!!
——附议。等等为什么是这个梗!
莫扎特踹开门的时候手里拎着的是缚锁全断长江电焊。莎士比亚和安徒生正在屋里下飞行棋吃旺旺雪饼,看见莫扎特回来以后招招手说来一起咱们三缺一。身后的Berserker一脸无奈的接过从前面扔过来的剑看着这个自称最弱的Caster一撸袖子一个小夜曲上去赤手空拳打了个满爆三连。莎士比亚吓得开了个自我保存逃过一劫,安徒生叫着莫扎特他疯了啊上蹿下跳的躲星星,一眼瞥见开了无敌的剧作家很偷税的样子张嘴就是一句我觉得不行。Saber的兰斯洛特把材料放回仓库就直着过来找他被抢走的过重湖光,在门口听见里面的喧闹仿佛膝盖中了一箭张口就是一句附议。
“你们都回来了啊。”
扭打在一起的三个caster里红卡宝具的那个四脚朝天的说。
“你什么意思?”给别人上debuff的那个技能cd还没好只能停手。
“我听说传送坏掉了哎。”给自己人上buff的那个从桌子上爬了下来。
“你们caster真会玩……”
一直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的baerserker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
哎呀只是普通的坏掉了而已…真是对不起,都没受伤吧,弗兰——
咣。
莫德雷德一拳砸在藤丸头上,喊了一句你知道我们被困了多久吗下次记得检查清楚再派人出门这是书页你自己放回去吧我要睡了。弗兰也吼了一句表达不满后离开了。梅林和达芬奇算完账领了支付的友情点回到了原本的地方,走廊里只剩下了两个人,夏洛克·福尔摩斯和藤丸立香。
“啊,福尔摩斯先生。”
“Master。”
福尔摩斯打断了他的话。
“你给我准备的烟还不错,啊,就是当年我在莱辛巴赫的时候随身带的那种。”
“哎,这么巧的吗!”
福尔摩斯挑了一下眉毛,他提高了声音,哎,是那么巧的呢。

??。
——听着,今天我们做的这些事,谁都不可以对他们提起。
——哎,知道!
——嗯。


—————End?

评论
热度(15)

© 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