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自由创作者,芥川绫小路。
本站一切作品均禁止他人转载,也不会开放任何授权,请见谅。
本体生活于自我创造出的超于现实的真实世界中。
废人,孤独,妄想破坏症。
绫辻行人失败模仿犯,京极信徒失格
目前状态:从一至零原点回归。
头像by九太。是约稿请勿擅用。
背景图为自摄

雪。


意识流
感谢江雪回家
近代教师paro,流水账,不知所云。

———————


在思考什么呢?
完全的无声的落下的是冬日里的第一场雪。寂静到完全没有察觉。已经不记得自己所在,中棚?后山?whatever,姑且算作处于站点A吧。那么江雪左文字现在就在站点A了,这里下了雪。之后又是什么呢?
手指触及到封面才想起来这是文集。难得的是多人合集,似乎仅仅是出版社将遗落的短篇集合在一起一样。江雪的手指触碰到内页,书签夹在中间,标题上写着小字,美的悲哀。
因为悲哀所以美。
江雪再次合上了书,起身将它放回书架。
左手扶在书架第三层,偶然的点在《晚年》上。江雪的目光却落在窗外,依然落在窗外。
啊,雪。
细腻,温婉。
令人无端悲伤。

在这里的人是无缘于朔方的大风雪的。山伏先生是见识过的,鹤丸先生也见过。他们说在那狂风中打着转的粉末一样的冰晶充斥着大地。北海道的红色狐狸风一样的窜过冰晶的幛子,鹤在刚刚落定的雪地里飞舞,那是属于白鹤自己的舞蹈。
办公室里的炉子散发着微弱的暖意,铜水壶在炉子上面咕嘟咕嘟的响着。歌仙紧紧盯着水壶等着水沸腾时划破时间与空间的凄厉叫声。桌上放着的是青瓷壶与烧陶茶碗,信越烧还是美浓烧?江雪并不能很好的分清楚,总之是很雅的颜色。
教授外文的一期一振进到屋子里里来,说刚刚在门口看到了来送茶叶的茶屋老板莺先生。歌仙正准备起身看看能否赶得上道谢,水壶就开始叫了起来。无奈,风雅青年只好顺势拎起水壶,热水冲在茶叶上,温暖的香气。
江雪闭上了眼睛,课间小憩。

宗三回来了。
宗三是春天时候回家的,樱花映着他落霞一样的微卷的发。在欧洲研读的青年已经染上了异于这个小镇的气质。他带回来了两个朋友,一期一振的其中一个弟弟药研藤四郎,还有一位牧师打扮的人,江雪差点以为他是传教士。
“这位是长谷部。”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在下江雪左文字。宗三受您照顾了。”
“没有的事。”
小夜和其他学生一起在后山里游玩。樱花开的最艳的一天是要放假的。这是歌仙的坚持,三日月老先生也很高兴,说着可以赏樱吃团子甚好甚好哈哈哈。虽然也曾经想过功课与课时这样煞风景的问题不过江雪也不再深想了。至少,有花吹雪可以安心的看。
好久没有看见蜂须贺了。歌仙这么说。自从宗三出国研修之后蜂须贺也离开了这里,带着浦岛。一晃就是两年,小夜都要毕业了。
江雪突然有点想吃牡丹饼,但是常去的糕饼店去年开始歇业了。没有牡丹饼的冬天有点难熬,好在春天并不远,现在正是樱前线驶过中棚之时。

夏天的蝉鸣不绝于耳。歌仙说青江来了,与几年前一样绘制着水彩的风景。小夜终于要离开这里了,江雪为他准备好帽子和行李,一期一振的弟弟们有些人和小夜通行,临走之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少年们去了那条河。从小就在里面玩的河,他们去捉鱼,然后在温泉的葡萄藤下点一碗红豆汤,猜拳决定谁吃下一口。
青春易逝。
江雪垂下眼帘,看着面前的文库本。

——江雪大哥 收。
小夜在东京一切安好。江雪将信折好放回信封,夹进书页内。半山腰的苹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空气中仿佛飘散着金色。歌仙终于也离开了,看来明年那位画家先生也不会再来拜访了。
江雪的办公室内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用手抚摸过每张桌子,曾经有四个并称为花鸟风月的年轻人一起在这里嬉笑,一群与教师们沾亲带故的孩子会潜入办公室找吃的。有人偏偏要说几句蹩脚的方言惹人发笑。偶尔三日月老先生也会过来,空气中都是哈哈哈的气息。
现在,一切都静默了。
江雪看向窗台,他放在了那里一个苹果。
带走苹果园里最晚成熟的一个苹果,听起来很文艺。

宗三打电话来的时候是圣诞节。指尖碰在玻璃上会出现微妙的冷感,有种能飞出淡蓝色星星的错觉。宗三问江雪要不要也离开,“到大城市里来比较好吧。”
江雪没有说话。
圣诞节是白色的圣诞节,突兀的想到了那个打扮的像个传教士的男人。然而这里的雪还是一如既往,像花瓣一样轻柔的落在地上,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无缘于朔方的大学,这是温婉可怜的江之雪。
这种美令人悲哀,无端悲哀。
江雪于是思考,然而究竟要思考什么呢?


————完。

不知道在写什么。
是的背景完全套用之前的《中棚》
嗯…欢迎回家,江雪。


评论
热度(15)

© 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