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自由创作者,芥川绫小路。
本站一切作品均禁止他人转载,也不会开放任何授权,请见谅。
本体生活于自我创造出的超于现实的真实世界中。
废人,孤独,妄想破坏症。
绫辻行人失败模仿犯,京极信徒失格
目前状态:从一至零原点回归。
头像by九太。是约稿请勿擅用。
背景图为自摄

星空祭典

星空祭典

cp:长谷部xLizzie
就是之前《霓虹》里的社畜婶。
必须提一句:真的没有光忠婶,真的没有光忠婶,光忠对Lizzie是当妹妹看的。这点必须记住,然后请食用下文——

——————

结束了发布会以及那之后的晚宴。主编大人回到了她的房间,第二秘书是与主编住在一起的,姑且算是贴身完全的照顾那位优雅的lady。刚刚晋升为第一秘书的Lizzie与主编道别后走出房间,Gucci小靴子踏在酒店的地毯上,转过走廊的转角,靠在窗旁看风景的男士把目光收回来,对她点了点头。她也对他点点头,电梯的门恰到好处的打开了,二人走进电梯,玻璃反射着那位女性按下了一楼的按键。男士用右手将领带扯松,呼出了一口气,道,“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女士这么回答。她把目光移向电梯的门,做了镜面处理的门上反射出来身后的人影。
烛台切光忠。
并非她的近侍。

长谷部把最后一份文件整理好放进pvc文件盒。抬起头看见桌子对面坐着的蜂须贺和歌仙。桌上放着茶果子,很精致的圆圆的大福,其中一个被咬了一口,露出柠檬味道的馅料。歌仙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却没有喝,正在专心的和蜂须贺闲话家常,说着最近检非违使集体罢工一个都踩不到没办法捞虎大的问题。
这话题走向不太对,长谷部揉了揉太阳穴,会因为踩不到而烦恼的人很少吧,而且蜂须贺根本也不想虎大回家吧追着检非打的歌仙你是战斗狂吗这样不风……不对纠结点不是这里。
长谷部觉得头有点疼,连续几天堆积的工作让他有点混乱。这屋里的违和感究竟出自哪里。
他将目光放远,看见房间里的挂历,贴着几张便签纸。目光收回的时候几乎没有一点阻碍,他终于意识到了。
“烛台切呢?”
歌仙终于喝了一口茶,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晚饭没有吃饱,想吃光忠煮的咖喱。”
“就算你这么说也不能立刻回本丸哦。”
“想想而已。”
“酒会时候没有吃饱吗?”
“不合口味啦…去吃夜宵?”
“只许吃一点哦。”
“是——你是老妈吗?”
买了甜甜圈和盒装牛奶走在巴黎的街头。很自然的让女士走在远离车流的一边,在欧洲夏天的清风里仰望着墨蓝的星空。
女士小口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抬起头向河面看去。
塞纳河。
倒映着星光的塞纳河。

长谷部捡起掉下地上的文件盒。歌仙看着他。
“为什么?”长谷部问歌仙。
歌仙耸耸肩表示自己只是中枪,现在本丸负责人是蜂须贺。
主君不在的时候部队听蜂须贺安排,因为是初始刀又是真品(?)所以极其值得信任。和近侍长谷部近侍候补光忠一样阶层的存在。
现在主和光忠都不在,有问题当然要问蜂须贺。
歌仙站起身,端走茶杯,把溜走的蜂须贺踹回屋里,关上门离开了。长发的青年一边掸着自己的羽织一遍念叨真是的真品怎么能受这个待遇,一抬头直勾勾对上了长谷部的眼睛。
“你想问什么?”
长谷部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

“你想问我什么?”
优雅的女士就算是在路边吃甜甜圈的动作也是雅的。她从包里取出湿巾擦净手,却没有看向光忠,而是注视着塞纳河。
男人也将目光投向河面,泛着星光的河面。
“为什么带我来?”
微风吹过,从发丝间隐约可以看右眼上的眼带。
“因为我刚上任,需要一个助理。”
“为什么是我?”
——助理的话…

“明明作为近侍的我更——唔!”
“你好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歌仙手里端着一盘团子,快准狠的插起一个塞进长谷部的嘴里。蜂须贺用手指敲击着桌面,猛地起身走向存放资料的书柜。
“所以说你作为近侍就不知道多看一点东西吗?”
“他没那个胆。说吧,你私自翻看那孩子的资料看出什么了?”
被团子塞的死死的长谷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蜂须贺从书架的间隙摸出钥匙,打开上锁的柜门,哗啦拿出一打A4纸,拍在桌上。

工作。
光忠把空了的牛奶盒子扔进垃圾箱,抬头看向天空,“你为什么带我出来?”
“作为助理,我和你相处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你也可以作为模特参考。”
“还在欺骗自己?”
“我不懂你的意思。”女人依然注视着水面,偶尔有船开过,掀起些微波浪。
“长谷部。”光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天空,“长谷部才是常任近侍吧。”
“……”
星空在手机屏幕里聚焦,按下拍照键,满天星斗就被印在这个小天地里。
确实,长谷部才是近侍,一般情况下,近侍和助理应该是划等号的。
——但是,这是工作。
——她无法工作。
仅仅是坐在他旁边都觉得心神不宁,看着他的在身边整理散落的文件,常任近侍用他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汇报着一天的战果。看着他的手指扫过文件夹的边缘,递过来的塑料夹子,忍不住用手轻轻摩擦着他刚刚触碰的地方。
这是一种陌生的美好的感觉。
只有在那个人面前才能感到放松,只有在他面前才能展示被隐藏起来的柔弱的一面。
然而,工作却并不允许她有任何一丝的懈怠。
刚刚升值为第一秘书,主编极为看重的这次出国办公,不容许有些许差错的绝对任务。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允许有让自己动摇的事物存在。
可是一旦慢下来,静下来…
所以她根本不敢告诉长谷部,以他的性格恳求同去的概率是百分之百。她会心软,她会想要去伸出手。
烛台切光忠像是看着年幼的小妹一样看着他们的主,看着好像在倔强的坚持着什么的小孩子一样的那个人向他伸出手索要手机。
他微笑着,按下一个电话,这是现在与本丸交流的唯一途径。想着以他对那个人的熟悉程度现在的话肯定还没有睡吧。
他把电话交给了她,转身说我去整理一下吹乱了的头发。

一整天。一整天主都没有回来。
早上八点蜂须贺和歌仙就开始光明正大的在书房里摸鱼喝茶,一直到中午都没有看见烛台切光忠的影子,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得知主已经和光忠去了现世了。并且,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一夜无眠。长谷部失眠了。
莫名的烦躁。他抓过枕边的闹钟,看见时针已经接近了五,小说看了一本又一本,反复查看这些日来的战绩报告,就是不想睡。
一夜就这么熬过去了啊。
他抬起头看向窗外,夏夜里枝繁叶茂到樱树挡住了视野里大部分的天空,从这个角度看不到星星和月亮。
电话就在这时候突兀的响了起来。

——果然没睡呢,长谷部君,要注意休息啊。
——恩,抱歉,没和你说一声就走了。所以你们也不需要太拼命记得休假知道吗…
——因为有工作…抱歉……
——光忠有在好好工作哦,现在?现在他去整理头发了不在这里。
——长谷部君…你知道吗?巴黎的星空很美呢。想要给你看看…
——本丸应该还没有天亮吧,应该也可以看到星星吧!
——天空都是同一个天空呢,同一个星空。
——我…我才没有哭呢……妆会花啦……
——想你了……
——长谷部君
月色真美啊。

长谷部放下电话时站起身来到窗边。他看见了天边泛起了紫色的云彩,一轮明月依然固执的悬挂在天空上。星河也尚未褪去,仿佛流连于一个充满了宇宙的祭典。
嘴角不禁上扬,耳边仿佛响起了夏夜里河上的波浪声。


—————End

我在写什么……
很抱歉拿出这么没有逻辑的文。
那么,生日快乐(笑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评论
热度(5)

© 芥川の自己再発見 | Powered by LOFTER